用户 密码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

老北京的宠物习俗

时间:2010-06-08 | 来源:汨罗之窗 | 编辑:汨罗之窗 | 点击:

[导读]:人在过年的时候免不了会想起从前的事,尤其像北京这样有着厚重文化底蕴的城市。北 京人养宠物的历史可长了,学问、讲究也多。从宠物习俗的变迁,我们可以寻找到生活轨迹 的变化。 养猫 养猫,是人们生活的乐趣之事,且由来已久,《礼记》中就有记载。老北京养

人在过年的时候免不了会想起从前的事,尤其像北京这样有着厚重文化底蕴的城市。北 京人养宠物的历史可长了,学问、讲究也多。从宠物习俗的变迁,我们可以寻找到生活轨迹 的变化。

  养猫

养猫,是人们生活的乐趣之事,且由来已久,《礼记》中就有记载。老北京养猫讲 究品种,大多以毛长者为贵,柔毛有四五寸者为珍。这种猫尤显头大威武,且披肩长毛下垂,类似雄狮之相,故称为狮子猫。在这个品种内,还要以毛色的好坏来区别猫的高下。

一般认为白者、黄者为上品,黑者、杂色者次之。又按皮毛花纹赋予不同的雅称,如白猫黑尾 者,称为雪中送炭;上半身黑而下半身白者,谓之乌云盖雪;白猫头尾具黑者为鞭打绣球。据说,猫的花色变幻有百余种,但绝佳的并不多见。此外,猫眼必以两色者为贵, 名曰雌雄眼。俗说爹一只,妈一只,此为波斯种。但老北京人不喜欢养白尾猫,以为不祥。

  早年富户养猫者以羊肝煮熟、剁碎拌以白米饭,以熏苦肠拌饭者次之,贫户则从油盐店 买来无盐干鱼,谓之猫鱼儿,用温水发开剁碎,掺在揉碎的窝头渣子里,属于穷喂。

  北京人认为养猫乃高尚之情趣,其来源多系亲朋间互相赠送,以为礼品。那时的老北京 人不卖猫,还把卖猫、卖狗视为破产的象征,决不肯为。

  很多知名人士都养猫。比如,著名画家丰子恺养猫、画猫;冰心老人家的咪咪在猫谱上 名雪里送炭;老舍先生养猫,端木蕻良先生也养猫。作家养的猫有一种优越,它们常是名家笔下的生花文章。

  一些爱猫者还赋予某个品种的猫以特殊的意义猫王。据说猫王的条件是:体重须达八斤以上,谓八斤猫能逼千斤鼠;其肤色只限于纯黄或纯狸,且有虎纹,头扁圆, 耳小而薄;眼睛须是所谓金眼夜明灯者。其脸谱须是白嘴盔子、红鼻头,嘴旁各有手指肚大小的一块黄点,俗称蝴蝶斑,触须坚如钢针。不论黄、狸毛色,肚皮须纯白色。尾巴由长毛组成,状如火焰,谓之麒麟尾,不认识的往往称为秃尾巴根子。总起来即是狮头、虎身、麒麟尾。另外,猫王都是雄性的,雌性一律不上谱。

  养狗

  狗与人类打交道,亦由来已久。现在北京遍街都是的京叭,祖上是十分高贵的。 宫中饲养的玩赏狗名狮子狗(北京狗),六七寸高、十二三斤重,尤以绛色、白色为珍贵,有所谓绛为金液白如银之句。

  老北京在护国寺庙会有狗市,但所交易的都是观赏狗:袖狗、叭狗。袖狗仅一掌大小, 然生性好斗,又叫斗狗儿,可藏于袖间,因此得名。两位饲狗者将狗置于桌案上观其争 斗、撕咬,以博得一乐。

此举多为有钱有闲的人所为,且将弈棋、品茗、论画交汇其中,当算是雅事的。天棚鱼缸石榴树,先生肥狗胖丫头这两句对北京四合院的精辟概括,说明被宠爱的狗比主人宅第中的仆人要高得多。

  蟋蟀

  蟋蟀,咱们北京人称之为蛐蛐,又名促织。民间有促织鸣,懒妇惊的俚语。风 紧秋寒,过冬的服装不可再迟缓,促织鸣唱即是节气已到,催妇人做针线女红,织布成衣。

  蟋蟀是一种分布广泛的昆虫,北京地区的蛐蛐以京北苏家坨的伏地儿蛐蛐和京西福 寿岭的青麻头最佳。老北京养蛐蛐、斗蛐蛐的用具极讲究,在冬至前用的澄浆罐,是用 澄浆泥淀制成型、入窑烧制而成的。三四十年代,制作艺人中以泥人黄五、大关、通州李等最著名。养蛐蛐,趣在蛐蛐的厮斗与鸣唱,一般的蛐蛐拼斗并不引人注意。自中秋 节后至重阳节左右,一些专门养蟋蟀的,备好战场,随即下帖约人。请帖外皮写的多半就是 乐战九秋。蟋蟀的争斗,本是昆虫的一种自然本能,却往往掺入许多人的成分在其中。

  五六十年代,蛐蛐是北京儿童不花钱或极廉价的玩意儿(当然此间无上品),大概没有哪个男孩子没玩过蟋蟀。

  金鱼

  享誉国内外的水中宠物金鱼,是我国传统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。金鱼系鲫鱼变种, 因其色赤而鳞片闪烁若金,故名金鱼。金鱼的品种很多。望天、龙睛、珍珠、红头、帽子、 绒珠、水泡眼、狮子头北京人图吉利,养金鱼讨的是吉庆有余、年年有余的口彩。 在北京人的口语中,宫廷中四尾的珍贵金鱼称为金鱼,而各色的两尾鲤鱼类的金鱼称为 小金鱼儿。加一个小字,再读出儿化音,这鱼可就两码事了,其价格相差也甚远。小金 鱼儿十分耐寒,腊月、正月是小金鱼儿最好销的季节。贫穷者买两条小金鱼儿,又哄孩子, 又图吉利,讨个来年有余的兆头。其实,孩子玩了几天之后鱼就全到上面仰泳了。 而有身份、有地位的主儿,家中养鱼则专有鱼把式伺弄。

  老北京家庭养鱼的,一般都以圆形三足缸或长方形玻璃缸为多,家庭富足者则用瓦盆饲养。因时间用的已久,盆内都有一层绿茸苔,观鱼更为艳丽。

  养鸟、养鸽子

  北京人养鸟久已有之。养鸟的人,有闲阶级为多。文人多养百灵、靛颏、红子一类;体 壮者多养画眉;撂地卖艺者则多养交咀、老西儿一类。无论文人墨客、梨园名优、杏林 国手还是车夫、轿夫都有好养鸟的,只是贵贱不同而已。算命先生多养驯化成熟的黄鸟,以用其叼卦骗人。

  早年间北京养鸽者众多。老舍先生的《骆驼祥子》、曹禺先生的《北京人》中,都有对 鸽子的描写。老北京的鸽子市很热闹,诸如阴历逢七、逢八的护国寺庙会,逢九、逢十的隆福寺庙会。此外,在崇文门外的花儿市还有一家专门的鸽子市。

每逢庙会,成笼的鸽子便手 携车载源源而来。鸽子的品种很多,珍贵的有短嘴、铁牛、青毛、七星、紫点子、紫玉翅等。 冬末春初之际,北京人习惯到景山公园的万春亭赏景观鸽。尽管寒冬尚在,那鸽哨也都会让人感到古老京城的活力。

人在过年的时候免不了会想起从前的事,尤其像北京这样有着厚重文化底蕴的城市。北 京人养宠物的历史可长了,学问、讲究也多。从宠物习俗的变迁,我们可以寻找到生活轨迹 的变化。

  养猫

养猫,是人们生活的乐趣之事,且由来已久,《礼记》中就有记载。老北京养猫讲 究品种,大多以毛长者为贵,柔毛有四五寸者为珍。这种猫尤显头大威武,且披肩长毛下垂,类似雄狮之相,故称为狮子猫。在这个品种内,还要以毛色的好坏来区别猫的高下。

一般认为白者、黄者为上品,黑者、杂色者次之。又按皮毛花纹赋予不同的雅称,如白猫黑尾 者,称为雪中送炭;上半身黑而下半身白者,谓之乌云盖雪;白猫头尾具黑者为鞭打绣球。据说,猫的花色变幻有百余种,但绝佳的并不多见。此外,猫眼必以两色者为贵, 名曰雌雄眼。俗说爹一只,妈一只,此为波斯种。但老北京人不喜欢养白尾猫,以为不祥。

  早年富户养猫者以羊肝煮熟、剁碎拌以白米饭,以熏苦肠拌饭者次之,贫户则从油盐店 买来无盐干鱼,谓之猫鱼儿,用温水发开剁碎,掺在揉碎的窝头渣子里,属于穷喂。

  北京人认为养猫乃高尚之情趣,其来源多系亲朋间互相赠送,以为礼品。那时的老北京 人不卖猫,还把卖猫、卖狗视为破产的象征,决不肯为。

  很多知名人士都养猫。比如,著名画家丰子恺养猫、画猫;冰心老人家的咪咪在猫谱上 名雪里送炭;老舍先生养猫,端木蕻良先生也养猫。作家养的猫有一种优越,它们常是名家笔下的生花文章。

  一些爱猫者还赋予某个品种的猫以特殊的意义猫王。据说猫王的条件是:体重须达八斤以上,谓八斤猫能逼千斤鼠;其肤色只限于纯黄或纯狸,且有虎纹,头扁圆, 耳小而薄;眼睛须是所谓金眼夜明灯者。其脸谱须是白嘴盔子、红鼻头,嘴旁各有手指肚大小的一块黄点,俗称蝴蝶斑,触须坚如钢针。不论黄、狸毛色,肚皮须纯白色。尾巴由长毛组成,状如火焰,谓之麒麟尾,不认识的往往称为秃尾巴根子。总起来即是狮头、虎身、麒麟尾。另外,猫王都是雄性的,雌性一律不上谱。

  养狗

  狗与人类打交道,亦由来已久。现在北京遍街都是的京叭,祖上是十分高贵的。 宫中饲养的玩赏狗名狮子狗(北京狗),六七寸高、十二三斤重,尤以绛色、白色为珍贵,有所谓绛为金液白如银之句。

  老北京在护国寺庙会有狗市,但所交易的都是观赏狗:袖狗、叭狗。袖狗仅一掌大小, 然生性好斗,又叫斗狗儿,可藏于袖间,因此得名。两位饲狗者将狗置于桌案上观其争 斗、撕咬,以博得一乐。

此举多为有钱有闲的人所为,且将弈棋、品茗、论画交汇其中,当算是雅事的。天棚鱼缸石榴树,先生肥狗胖丫头这两句对北京四合院的精辟概括,说明被宠爱的狗比主人宅第中的仆人要高得多。

  蟋蟀

  蟋蟀,咱们北京人称之为蛐蛐,又名促织。民间有促织鸣,懒妇惊的俚语。风 紧秋寒,过冬的服装不可再迟缓,促织鸣唱即是节气已到,催妇人做针线女红,织布成衣。

  蟋蟀是一种分布广泛的昆虫,北京地区的蛐蛐以京北苏家坨的伏地儿蛐蛐和京西福 寿岭的青麻头最佳。老北京养蛐蛐、斗蛐蛐的用具极讲究,在冬至前用的澄浆罐,是用 澄浆泥淀制成型、入窑烧制而成的。三四十年代,制作艺人中以泥人黄五、大关、通州李等最著名。养蛐蛐,趣在蛐蛐的厮斗与鸣唱,一般的蛐蛐拼斗并不引人注意。自中秋 节后至重阳节左右,一些专门养蟋蟀的,备好战场,随即下帖约人。请帖外皮写的多半就是 乐战九秋。蟋蟀的争斗,本是昆虫的一种自然本能,却往往掺入许多人的成分在其中。

  五六十年代,蛐蛐是北京儿童不花钱或极廉价的玩意儿(当然此间无上品),大概没有哪个男孩子没玩过蟋蟀。

  金鱼

  享誉国内外的水中宠物金鱼,是我国传统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。金鱼系鲫鱼变种, 因其色赤而鳞片闪烁若金,故名金鱼。金鱼的品种很多。望天、龙睛、珍珠、红头、帽子、 绒珠、水泡眼、狮子头北京人图吉利,养金鱼讨的是吉庆有余、年年有余的口彩。 在北京人的口语中,宫廷中四尾的珍贵金鱼称为金鱼,而各色的两尾鲤鱼类的金鱼称为 小金鱼儿。加一个小字,再读出儿化音,这鱼可就两码事了,其价格相差也甚远。小金 鱼儿十分耐寒,腊月、正月是小金鱼儿最好销的季节。贫穷者买两条小金鱼儿,又哄孩子, 又图吉利,讨个来年有余的兆头。其实,孩子玩了几天之后鱼就全到上面仰泳了。 而有身份、有地位的主儿,家中养鱼则专有鱼把式伺弄。

  老北京家庭养鱼的,一般都以圆形三足缸或长方形玻璃缸为多,家庭富足者则用瓦盆饲养。因时间用的已久,盆内都有一层绿茸苔,观鱼更为艳丽。

  养鸟、养鸽子

  北京人养鸟久已有之。养鸟的人,有闲阶级为多。文人多养百灵、靛颏、红子一类;体 壮者多养画眉;撂地卖艺者则多养交咀、老西儿一类。无论文人墨客、梨园名优、杏林 国手还是车夫、轿夫都有好养鸟的,只是贵贱不同而已。算命先生多养驯化成熟的黄鸟,以用其叼卦骗人。

  早年间北京养鸽者众多。老舍先生的《骆驼祥子》、曹禺先生的《北京人》中,都有对 鸽子的描写。老北京的鸽子市很热闹,诸如阴历逢七、逢八的护国寺庙会,逢九、逢十的隆福寺庙会。此外,在崇文门外的花儿市还有一家专门的鸽子市。

每逢庙会,成笼的鸽子便手 携车载源源而来。鸽子的品种很多,珍贵的有短嘴、铁牛、青毛、七星、紫点子、紫玉翅等。 冬末春初之际,北京人习惯到景山公园的万春亭赏景观鸽。尽管寒冬尚在,那鸽哨也都会让人感到古老京城的活力。


分享:分享到百度i贴吧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如触犯规则,汨罗之窗将举报并追究责任!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