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 密码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

我走在美丽的汨罗江边

时间:2010-06-20 | 来源:未知 | 编辑:汨罗之窗 | 点击:

[导读]:我走在美丽的汨罗江边 我在一个寒冷的冬日独自向汨罗江畔出发。若不是连日天雨,我本愿像多年前那样,骑一辆自行车沿着故乡的这条河流向下游追寻。只有这样沿着河堤与泥土、与草木接近,才会与这条古老的河流有默默的对峙、真切的交流。 童年记忆里的汨罗江

我走在美丽的汨罗江边
我走在美丽的汨罗
 

  我在一个寒冷的冬日独自向汨罗江畔出发。若不是连日天雨,我本愿像多年前那样,骑一辆自行车沿着故乡的这条河流向下游追寻。只有这样沿着河堤与泥土、与草木接近,才会与这条古老的河流有默默的对峙、真切的交流。

  童年记忆里的汨罗江是天然的乐园。常常是在某个放学后的傍晚,和一群伙伴们来到江边,在河堤上自由地奔跑,涉过浅水到江中的小島屿上看水、看天,我在江边捡过一些有着隐秘花纹的石头,回家放到脸盆里浸湿一看,石头上的花纹如古朴而奇怪的图画,有村庄,有枯树,有山坡,仿佛一幅抽象的图画山水;有的又枝枝杈杈,相互牵连,似是看不懂的远古文字。我那时听过屈子怀沙自沉的传说,心想:不知我手中握住的那一颗石,是不是当年与屈原的身躯直沉河底的那一颗呢?它是否经历两千年的流水的消磨,背负那些陈年的泪滴,与我相逢?在河对岸的树林里,我曾和小伙伴们在林子里寻找鸭蛋,抓小鱼;母亲曾在江边的一间小学教书,每天从河对岸坐渡船,步行回家,有一天回来,她居然从江边带回了一块硕大而美丽的石头,水涨潮落时,母亲从江边拾回退潮时留在沙滩上的鱼,人到中年的母亲这种天真的举动引起我们全家的哄笑,而那时的母亲,还没有尝到生活的苦难与艰辛,那些早年快乐的芬芳一直存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  又过了一些年,迷茫而年少的我,曾携一本书来到江边,看渡船,看江水,看一趟趟从遥远的繁华城市穿越而来的火車从南渡桥上轰轰而过,江面上只剩下一片寂寂的鳥鸣。在那一片安静中,我沉入到河边的青草丛中,思绪沉浸到了文字的奇妙世界之中。不知是什么季节,江边的草丛里盛开一种橘黄色的野花,朴实而热烈。这种神秘的野花我从那以后没有再见到过。我也曾在草木茂盛的春天,从城镇里走出来,躺在江边的草丛中,任太阳升起来懒懒地晒着,温和的老牛在身旁不远处咀嚼着多汁的青草,不时用温和的眼光看着我。

  在夏季初至的日子,在涨潮的日子,我曾和伙伴们骑着自行车走在河堤上,欢快的笑声在江边无拘无束地回荡,下堤的路被涨潮的水淹没,欢快的溪水在脚下奔走,我们骑车在清亮的水中冲过。春天像魔法师一般装点着汨罗江畔,我们走着,笑着,忽然看到河对面的一片浅绿色的树林,它映衬在蓝天下的河畔,既真实,又是那么迷离仿佛不可触近,我们被这种美惊呆了,把自行车扔在河岸边,坐在青草丛中远远地看着。这条平凡的江,成了我们的自由与灵性的广阔生长空间。

  母亲曾在江边的一所学校教书,学校座落在屈原十二疑冢墓区附近。在幼年的某一天,我无意中走到了屈墓。那是绿草如茵的山野间的数个连绵起伏的大土堆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唯在土堆前,有块小小的石碑,上书“三闾大夫之墓”。而我,却深深地感受到了那种无言的庄严,那个年代久远的墓碑,让一个小小的孩子置身其中疑惑不已。日后看书,方知此处本为古罗子国贵族墓葬区。

  对于喝着汨罗江水长大的我们,它是一条融入我们生活的河流,与无数平凡人们的悲欢离合交织在一起。有一年,邻家十七八岁的儿子在江里游水淹死,那种悲惨哭喊的声音久久在我的心里迴荡。汨罗江上多年没有修桥(直到近年才修成),离城最近的窰洲渡口只靠渡船过河,数十年前,外婆到亲戚家去吃酒,回来时搭乘单车,在长长的河堤下河坡上,从车上翻下,颅骨受损,怆促离世。而留在江畔的,依然是我永生难忘的伤痛。

分享:分享到百度i贴吧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如触犯规则,汨罗之窗将举报并追究责任!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